ad1
當前位置: 東南熱線 -> 文化

福州軟木畫:叢山數百里,盡在一框中

欄目:文化    發布時間:2017-08-08 10:05
福州軟木畫:叢山數百里,盡在一框中

“明有奇巧人曰王叔遠,能以徑寸之木,為宮室、器皿、人物,以至鳥獸、木石,罔不因勢象形,各具情態。”這是明人魏學洢《刻舟記》里的描述。而福州“三絕”之軟木畫與此中所寫恰有異曲同工之處,山水樓城,亭臺軒榭,復道回廊,三檐四簇,掩映在方寸之間,清雅含蓄中不失端莊豐華,可謂“叢山數百里,盡在一框中”。

在《辭海》中,對軟木畫是這么介紹的:中國民間雕刻工藝品之一,主要產于福建福州,系用栓樹皮(或稱“軟木”),經精雕細刻藝術加工,構成各種浮雕式、多層次的山水、花鳥、亭臺樓閣等風景畫。

福州軟木畫:叢山數百里,盡在一框中

軟木畫的原料栓樹皮是生長于歐洲地中海周圍葡萄牙、西班牙、阿拉伯等國的栓皮櫟樹上的內層木栓層,紋理細膩,色澤天然,柔韌有彈性,放在玻璃內,可以保存上百年。相傳1914年,有人從德國帶回一個類似“木畫”的作品,西園村民間藝人吳啟棋等人從中受到啟發,開創性地利用栓皮櫟樹的栓木層作原料,以刀為筆,精雕細刻,制成山水、園林、花鳥等圖景。另外,利用畫框內有限的空間,使景物的形象立體化,安排上具有鮮明民族風格的亭臺樓閣、樹木花草、山河白鶴,形象逼真,色彩古樸,這門手藝就這樣在西園村落地生根,流傳百年。

福州軟木畫:叢山數百里,盡在一框中

在原產國,栓樹皮層,一般被用做建筑隔音材料、葡萄酒瓶塞等,而在福州藝人的手下,卻變成精美的藝術品,這讓木料出口國的人們都大為驚嘆。軟木畫一下進入人們的生活,大家或饋贈或收藏,興致盎然。許多人也紛紛加入這個行業,特別是吳啟棋所在的西園村,家家戶戶把飯桌一收拾,就是一個小作坊。在老人們的口中,至今還會懷念起當年全村大人小孩一起做軟木畫的盛況。

福州軟木畫:叢山數百里,盡在一框中

與彼時所有西園村人一樣,吳家也是軟木畫創作世家。在父親吳鐘瀝的傳授下,不到7歲的吳芝生開始了學藝之路。

“做軟木畫,要經過選材、雕刻、拼接、裝框等工序。”吳芝生說,拿雕刻來說,當時是有分工的,有人專門做樹,有人專門做亭,有人專門做動物,有人專門做布景,有人專門做設計,而他雖然年紀小,卻憑著聰穎和勤奮練就了一手過硬的基本功,各種工序樣樣精通。

福州軟木畫:叢山數百里,盡在一框中

15歲時,因家窮、兄弟姐妹多等因素,他輟學了,進入新店木畫廠工作,一進廠就被評為二級技工,其手藝在廠里數一數二。

據吳芝生介紹,解放前,福州軟木畫已經暢銷海外,曾在世界博覽會展出;朱德、鄧小平參觀福州軟木畫后分別留下了“巧奪天工”“民間藝術精品”的題詞。

“改革開放初期,軟木畫出口產值高達5000萬元以上,是上世紀80年代福建省外貿出口創匯率最高的產品之一。”吳芝生話鋒一轉,“產品的暢銷,惹得不少投機者一窩蜂跟上,由于產品粗制濫造,砸了軟木畫的招牌,九十年代后急劇衰敗。”

福州軟木畫:叢山數百里,盡在一框中

有這么一組對比鮮明的數據:1988年,福州木畫廠的銷售額是500萬元;到1990年時跌至20萬元。兩年時間,縮水了25倍。

雪上加霜的是,栓皮櫟樹生長成材需9年,這些年由于軟木畫的過量生產,使樹的價格從之前的每公斤4元漲至每公斤80元,原料的價格翻了20倍,市場卻縮水了百分之九十。

1999年,福州木畫廠宣布倒閉,從事軟木畫行業的人也從15000人跌至不足百人。后來,西園村許多人便紛紛轉行,不再從事軟木畫創作了。這一切,吳芝生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軟木畫不應該就這么在自己手里斷掉,這是民族瑰寶。”

福州軟木畫:叢山數百里,盡在一框中

吳芝生家中有張木桌,透過斑駁的桌面,依稀看出這有些年頭了,幾次收拾房子,家人都勸他把這桌子丟了換張新的,可他舍不得,感慨道:“我做木畫,就是在這張桌子上開始自己第一刀。幾十年了,它和我就像兄弟一樣,陪我看軟木畫的興衰,情誼深厚吶!”

由于吳芝生堅持原材料從國外進口,成本高,為了維持生計,他不顧別人嘲笑的眼光,出門賣報紙。2002年,他成為一名郵局送報員。而他的愛人,在家樓下開了一間雜貨鋪,賺來的錢也全部給他投入創作,沒有任何積蓄。

福州軟木畫:叢山數百里,盡在一框中

在一片疲軟的現狀中,他仍堅守陣地:2002年4月,他創辦了“福州軟木畫吳芝生創作中心”,說是創作中心,其實里里外外就只有他一個人,地點設在家里,再請幾位工人,他告訴工人,每個月要是有錢賺就分一點,沒有就只能先欠著。好在4年后他堅持下來了,并創建公司,成為福州唯一一家軟木畫實體民營企業;再過4年,他與西園中心小學合作,設立“軟木畫少兒實踐活動基地”,承擔起傳承軟木畫技藝的使命。

事實上,為了重新打開軟木畫的市場,恢復聲譽,吳芝生始終不遺余力,傾家蕩產在所不惜。

福州軟木畫:叢山數百里,盡在一框中

上世紀九十年代,他自己掏錢,跑遍全國各地的工藝品展銷會,展示自己的作品,同時也借鑒和學習別人的優秀作品。在他家,記者看到了滿滿一袋子的參展證,“每次的參展證我都留著,作為紀念吧。”吳芝生笑著說。

不懈的堅持和努力終于換來了回報,從2001年開始,吳芝生的作品便不斷獲得各類獎項和榮譽。2001年,作品《羅星塔》獲中國工藝美術精品博覽會優秀作品獎;2002年,“榕南風光”獲十六屆如意獎二等獎;2005年《武夷風光》獲第四屆福建省工藝美術精品“爭艷杯”大賽銀獎;2007年《榕城風光》獲“第三屆中國禮品設計大賽”銅獎……

福州軟木畫:叢山數百里,盡在一框中

有人說,軟木畫的靈魂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涵養,缺乏對其了解,很多作品只是技藝的堆積,缺乏精神內涵。而吳芝生軟木畫的可貴之處,是刻畫出了山水草木靈魂,呈現出完美的詩情和地域文化。觀其作品,不論宏章巨制,還是尺幅小品,無不體現了深幽、遙遠與雄渾的態勢和氣韻,一種清新之氣撲面而來,讓人胸襟坦蕩、神情怡然。

福州軟木畫:叢山數百里,盡在一框中

現在,吳芝生的女兒吳奕紅、徒弟陳秋萍已是第五代傳承人。跟隨師傅多年,陳秋萍說,師傅以飽滿的創作激情,釋放著獨特的人格魅力和藝術魅力,一筆一刀總關情,“通過一棵樹,一片葉,一只鳥,講述雅致、溫情和博愛,體驗自然的曠遠和生命的哲學,這一切都來自他對生活的熱愛。”(中華網文化綜合)

來源:互聯網    
ad09
ad10

相關內容

ad08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上海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