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1
當前位置: 東南熱線 -> 科技

共享經濟亂象頻出三大問題值得反思

欄目:科技    發布時間:2017-08-18 10:25

目前來看,持續了一年多的共享經濟風口,至今還未有停歇的跡象。而在這一波狂熱當中,共享經濟也暴露出了不少問題。

證券時報記者 張國鋒 岳亞楠

在共享單車火爆了之后,忽然發現身邊不知不覺已經被共享經濟包圍:共享充電寶、共享雨傘、共享籃球、共享睡眠艙、共享衣櫥……即便它們當中已出現“傷亡”,但就目前來看,持續了一年多的共享經濟風口,至今還未有停歇的跡象。而在這一波狂熱當中,共享經濟也暴露出了不少問題。

問題一:創造閑置

偽需求套“共享”外衣

近兩年火爆的共享單車,其拿出來共享的并非自家閑置的單車,而是當時所謂廠家產能過剩、缺乏銷量的產品,將真正應該共享的C2C模式,轉化成了B2C模式,即平臺成為了產品的供應商,將自家產品租給了個人。緊隨其后的共享充電寶、共享雨傘等新的共享經濟,追隨了共享單車的邏輯,做起了表面共享、實則租賃的生意。而相比單車還掛著點“產能過剩”的概念,后來的共享經濟幾乎完全是“創造閑置”,“逼著”用戶接受共享。

紐曼資本合伙人吳濤強調,共享經濟的本質是整合線下的閑散物品或服務者,讓他們以較低的價格提供產品或服務,其中具備閑置資源、使用權、連接、信息、流動性等五大要素。

一名資深創投圈人士在接受證券時報·創業資本匯記者采訪時表示,從模式上,目前很多項目打著“共享XX”的旗號,其實本質上還是傳統分時租賃的商業模式。原因主要是從商業模式上,共享經濟體量相比于租賃經濟要大得多,畢竟整個社會的閑置資源以及產生的網絡效應相對于單一廠商或平臺的區域性投放都要更為廣泛。

實際上,記者在采訪多家共享經濟創業公司的創始人時,往往都會聽到一句熟悉的話:“因為現在共享經濟很火,我發現這個東西還沒被共享,所以就做了。”有人說過,在中國共享經濟繁榮背后是資金過剩和好創意的匱乏。“錢多項目少,大家都扎堆。其實每個投資人都知道投資這個賽道有風險,但所有人都想占個坑、分一杯羹。最近共享單車領域已經有好幾家倒閉了,也說明了一個賽道上只會有前兩三名最后存活下來,所以創業者不應該扎堆在一個領域內。”以正資本創始合伙人王正然如是說。

王正然認為,一般來說,純共享的項目應該是單價比較高的,但頻次不一定非常高,例如家具、珠寶、衣服等就適合拿來做共享。“不管你套用"共享"還是其他概念,首先要弄清楚自己的財務模型。創業者不能因為什么火就做什么,要根據自己的優勢,有深度的思考和獨立判斷。”

問題二:商業模式

只是“看上去很美”

今年2月,摩拜CEO胡煒煒一番“失敗了,就當做公益吧!”的言論在創投圈內可謂引起軒然大波。而即便火了一年多,各家共享單車企業至今也沒能將自己的盈利模式說個明白。而面對著共享充電寶、共享雨傘等后發的共享經濟系列,許多投資人更是直言“看不懂”。

這些共享經濟企業在沒辦法“表述清楚”自己的盈利模式的同時,卻時常在公眾視野里上演各種戲碼。例如ofo與摩拜的頭把交椅之爭、共享充電寶企業之間的官司大戰接連上演,讓大家覺得市場里“熱鬧非凡”。

熱鬧看夠了,錢賺到了嗎?答案是:沒有。

上述創投圈人士指出,從財務指標上來說,目前各大真假共享平臺盈利性仍有待確認,無論滴滴、摩拜單車等,目前都還未實現盈利。補貼大戰一直都是國內互聯網公司迅速獲客的慣用手法,從開始的滴滴、快的,到現在的摩拜、ofo,畢竟資本市場還是需要團隊業務的快速增長,所以迅速獲客就成為所有共享經濟前期最明確的運營主題。

但是用補貼進而用規模鎖定收益的大邏輯,其實是站不住腳的,因為用補貼換來的流量對平臺依存度較低,而且也是典型的規模不經濟。服務的供需兩側都存在這個問題,哪個平臺補貼高,就遷移到哪,所以通過補貼平臺很難鎖定收益,而同時階段性的替代收益又不明確,無論廣告、還是電商、又或者很有想象空間的金融模式,目前都非常不明朗。項目在前期大量固定資本投入以及營銷費用的重壓下,只能不斷融資擴大規模,但目前盈利模式還有待驗證。“共享經濟還要修煉內功,回歸商業本質,在目前國內VC融資越來越難的情況下,小步快跑,修煉內功,真正為用戶、為企業本身、為社會多創造價值才有可能成為腳踏實地的獨角獸。”王正然說。

王正然認為,創業者應該踏踏實實把企業做到有利潤。“企業歸根結底是做利潤,需要回歸到商業本質。現在很多共享經濟里的玩家就是拿投資方的錢去燒,卻沒有思考清楚自己的商業本質。事實上,自己做出來的產品,應該要有一個小規模的試錯驗證,去證明自己的商業可行性,而不是就拿這個做共享的BP(商業計劃書)到處找融資。”

問題三:野蠻增長

增添社會管理成本

不難發現,最近的某些“共享單車”、“共享雨傘”、“共享充電寶”品牌,出現了“運營跟不上推廣速度”的現象,團隊把過量資源投入到品牌和營銷,弱化了服務和運營,使用戶體驗在達到一定規模之后大幅下降,同時也給整個社會帶來很多新的問題,比如最為嚴重的單車亂停亂放,充電寶基本是擺設,以及共享電動車巨額停車費等問題。

吳濤認為,造成這一亂象的原因,主要是因為共享經濟仍是新生事物,存在監管部門監管滯后、極少部分參與者使用者個人素質有待提高、國家法律法規不夠完善、準入門檻、準入機制缺失等問題。

吳濤指出,分享經濟模式下產品與服務的供給方通常是大量不確定的個體或某類組織,尤其是當前諸多領域的分享經濟都處于探索階段和發展初期,其服務和產品的安全性、標準化、質量保障體系、用戶數據保護等方面仍存在不足和隱患。而迄今為止,大家對于分享經濟的理解還只是實證分析和現象觀察,系統科學的理論研究還比較缺乏。比如,分享經濟發展的社會財富效應、對社會就業總量和結構的影響、相關頂層制度設計等等,既沒有系統的理論指導,也缺乏有效的數據支撐。

上述創投圈人士也認為,從企業內部看,需要加強運營能力和資源投入,從外部來講,新經濟、新模式都需要政府的監管和引導及相關制度的健全完善。此外,整個國民素質以及市場教育也需要時間。

王正然直言,共享經濟的發展不應該影響城市管理,現在一線城市的共享單車投放量已經非常夸張。他建議,共享經濟玩家可以通過跟線下的商家合作,做導流,定點定向地適度投放,會是一個解決亂投放的好辦法。“其實現在很多共享經濟并不是純粹的共享,是可以給商家導流和做活動的。主要還是看這個團隊本身強不強,共享經濟要盈利的玩法有很多,就看團隊怎么切入。”

來源:互聯網    
ad09
ad10
ad08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上海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