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1
當前位置: 東南熱線 -> 科技

艾誠對話張亞勤:Allin人工智能能否“拯救”百度?

欄目:科技    發布時間:2017-08-17 09:42
艾誠對話張亞勤:Allin人工智能能否“拯救”百度?

摘要:很多企業都死在找場景上,AI要做好一定要找一個能落地的場景。

關鍵詞:百度 人工智能 百度醫療大腦

在張亞勤對于男人的定義中,“寬厚”二字被賦予了最重要的位置,而這一品質,無疑也是他所有商業抉擇的最佳注解。不過,這也引起了一些人的疑惑,為什么張亞勤會選擇離開微軟,成為百度的總裁。畢竟,在很多國人眼中,在一系列負面事件之后,有些“過度商業化”的百度,似乎并不是很厚道。

當醫療碰到人工智能,會擦出什么樣的火花?

反其道而行之,或許這正是張亞勤對于百度的意義所在——不僅僅是挽救這個商業帝國的聲譽,而是為它探明一條新路。

2016年10月,百度發布了人工智能技術在醫療領域的最新成果“百度醫療大腦”,將深度學習、自然語言處理等技術加入醫患問診過程,旨在提高醫患問診的效率并將云計算、大數據和人工智能與傳統醫療行業結合起來。

據業內人士分析,這個“百度醫療大腦”是成立兩年多的百度醫療和百度在人工智能上的研究的首次結合,這讓百度醫療從一個醫療數據庫變成了一個可以參與到醫患問診過程的人工智能產品。百度醫療大腦通過對大量醫療數據、專業文獻的采集與分析進行人工智能化的產品設計,能夠模擬醫生問診流程,與用戶進行多輪交流,依據用戶的癥狀和提出的問題給出診斷意見。

艾誠對話張亞勤:Allin人工智能能否“拯救”百度?

顯而易見,面對被一度指責的醫療“原罪”,百度和張亞勤給出了一個創造性的回應。作為中國最大的搜索引擎網站,百度不可避免地成為大多數人在互聯網上尋醫問藥的首選。數據顯示,每天有超過 5400 萬用戶在百度上搜索了“醫療健康”類的信息,有超過 1500 萬用戶搜索“疾病相關”的信息,還有超過 300 萬用戶搜索了“醫院相關”的信息,于是,大量難以預估的風險隨之而來,但同時,沒有任何一個企業,有理由因為風險而放棄這個規模巨大的市場。

只是,不同于之前,張亞勤用技術的手段,為百度帶來了商業行為所急需的“寬厚”品質,讓這個巨頭,有了重生的籌碼。

張亞勤這樣告訴《艾問人物》:“百度研究人工智能的目的不僅是為了企業的技術升級,更是要讓科技成果普及給普通人,實現智能化、高效化、便捷化的生活體驗。”

人才有去有留,百度到底下的什么棋?

用技術創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這可能是每一個“理工男”的夢想。12歲就考入中國科技大學少年班的張亞勤,曾向《西雅圖時報》表示,他真的很想成為科學家,牛頓是他的偶像。

如今,在百度張亞勤不僅要當好一個科學家,加盟之初,他就被賦予“新業務掌門人”職責,要幫助百度拓展新業務的技術邊界。“這樣一來,有兩件事成為當務之急。”據張亞勤介紹,它們分別是百度的全球化,和在人工智能時代取得一席之地。

艾誠對話張亞勤:Allin人工智能能否“拯救”百度?

而他加入微軟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游說自己的朋友。加入微軟的頭一個五年,張亞勤為微軟中國找了一大批優秀的人才,為其之后的起飛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

來到百度,張亞勤再一次開啟了“挖人”之旅。他告訴《艾問人物》:“百度目前的業務影響主要還在國內,我們希望能跨出國門,首先要做的一點,就是全球范圍內去招聘人才。”

4月25日,歷時近5個月的“極·致未來”百度全球責任創新挑戰賽落下帷幕,該賽事的另一個共同主辦方是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百度的“野心”顯而易見。

艾誠對話張亞勤:Allin人工智能能否“拯救”百度?

不得不提的,還有兩個人。三年前的春天,在百度創始人李彥宏的親自努力之下,吳恩達來到了百度。眾所周知,在描述人工智能領域的頂級專家通常有兩種說法,“三駕馬車” 和 “四大金剛”,二者唯一的差別就是有沒有吳恩達,他還是其中最年輕的一位。作為“谷歌大腦”的創始人,吳恩達加盟百度,意義非凡。

但是,今年3月22日,在另一位人工智能領域的重要人物,曾任微軟集團全球執行副總裁的陸奇加盟百度的63天后,吳恩達這位“百度首席科學家”選擇辭職。在業內看來,一來一去之間,是百度人才戰略的重要調整。吳恩達和陸奇,被認為是兩個世界的人,前者擅長學術,后者擅長工業。如今的百度,更需要離商業近一點,抓緊將之前沉淀下來的技術產品化。而陸奇,被認為是最佳人選。

得操作系統者得天下?

相比個人的命運可以被一定程度掌握,人工智能時代被張亞勤認作是百度錯過了就再也抓不住的“天賜良機”,他表示,百度當前已在很多技術方向上確立了優勢,例如語音識別,百度好幾年前就開始用深度學習來訓練機器的語音識別能力。

從去年10月份起,手機百度的用戶們,日常生活中多了一個秘書。這個被稱為“度秘”的新產品,被張亞勤寄予厚望。在度秘上,用戶可以直接與之進行語音溝通,并鏈接到點外賣、看電影等各種生活場景。

艾誠對話張亞勤:Allin人工智能能否“拯救”百度?

其實,今年1月份,2017年國際消費電子展(CES2017)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落幕,CNN隨即評選了這屆CES上的14項最酷技術產品,搭載了百度對話式人工智能系統DuerOS 的“小魚在家”入選。

到了今年的3月30日,百度正式發布了DuerOS智慧芯片,百度官方稱,這將“完善智能物聯網生態,開啟"可對話"智慧設備時代”。

艾誠對話張亞勤:Allin人工智能能否“拯救”百度?

“得操作系統者得天下”,從微軟來到百度的張亞勤自然明白其中道理。在各大巨頭都號稱要做萬物智能、萬物互聯的現在,連接上下游的操作系統才是真正的核心。從第一代的Wintel、第二代iOS和安卓,到如今的第三代人工智能操作系統,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機會,從中完全可能誕生世界級的公司。被業界認為,已經從BAT中掉出半個身位的百度,這一次,終于領先半步。

人工智能業務將在哪個場景率先突破?

行百里者半九十。張亞勤表示,百度未來的20年,都已經壓注在AI上了,包括技術和資源。而當百度顯現出“All in AI”的決心時,他們還需要繼續等待,一個產業真正成熟的時間。

過去兩年, 在張亞勤的運籌帷幄之下,百度在人工智能研發方面投入巨大,也收獲頗豐。尤其是吳恩達加盟之后,百度在語音和圖像識別方面躋身世界一流水平。由王勁帶領的無人駕駛事業部,也在全球率先提出“三年商用、五年量產”的目標。

艾誠對話張亞勤:Allin人工智能能否“拯救”百度?

業內的普遍共識是,很多企業都死在找場景上,而AI要做好,一定要找一個能落地的場景。一個好的場景,會有以下幾個特點:第一,它是要符合用戶交互習慣;第二,場景需要適合當下技術的應用;第三、對話式人工智能要滿足用戶對話式的需求。

艾誠對話張亞勤:Allin人工智能能否“拯救”百度?

快問快答:

艾誠:在你加入百度之初的時候,希望跟大股東一起做一些有共同愿景的事?

張亞勤:是。一個是希望百度真正成為一個國際化的公司。另外希望百度在人工智能時代能有一席之地。

艾誠:你相信移動互聯時代的紅利已經結束,人工智能將會反轉嗎?

張亞勤:移動互聯沒有消失,移動互聯或許增長低了,APP不會有大量的增加,這個時候新的增長點一定是從人工智能和相關技術而來,但人工智能本身的話,需要很多的數據、需要很強計算的能力。

艾誠:目前百度做人工智能方面的中層是什么情況?

張亞勤:大家都認可這個方向,看我們一些新的產品、技術等,都是往這個方面發展。

艾誠:從百度人工智能研究院成立以來,有將近幾百個人工智能的產品。你能不能幫我梳理一下?

張亞勤:人工智能其實已經很長時間了,但是大家所用到的、感知到的好像并不是很多。但百度做了很多工作,比如用手機百度,講話,語音、視覺,這就是運用人工智能。拍一個照片,一朵花、一個植物,它就可以識別這個花是什么、植物是什么樣的植物。

艾誠:人工智能是一場時代的趨勢,可能會有優勝劣汰。你認為什么樣的公司會留下來?

張亞勤:有核心技術的,掌握大量數據的,然后掌握場景把它快速場景化的。

艾誠:有人說2040年的時候,會迎來一個拐點,這個拐點是人工智能比較高級的階段。首先這個靠不靠譜?其次如果靠譜的話,我們該如何迎接?

張亞勤:現在有兩種觀點都有點極端,一種觀點認為人工智能是萬能的。另外一個觀點認為人工智能危險,會超過人類、取代人類,這是不可取的。人工智能目前從事的學習,其實主要還是根據計算機、大數據計算能力、算法,和人的大腦沒有太大關系。它會作為人類的工具,會延伸人類思考的能力。這個是好事,所以我并不擔心,拐點也好、取代人類等這些是不太可靠的事情。

艾誠:阿爾法狗戰勝人類,你是什么心情?

張亞勤:阿爾法狗戰勝人是一個了不起的事件。但并不是說機器就比人聰明,機器算法是人設計的。

艾誠:當所有的公司都在布局人工智能的時候,百度的競爭力在哪里?

張亞勤:首先百度人工智能布局比較早,有很多的數據,第二有強大的隊友。

艾誠:到現在為止,人工智能已經提出來60年,今年是第61年了。有人說出現泡沫、過熱,能加速人工智能發展,你怎么看?

艾誠對話張亞勤:Allin人工智能能否“拯救”百度?
來源:互聯網    
ad09
ad10

相關內容

ad08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上海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