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1
當前位置: 東南熱線 -> 地方

昆明大學生遭殺害或被當街擄走成磚廠黑工已失蹤8人

欄目:地方    發布時間:2016-06-18 12:28

在事發地,陳濤的母親手舉“失蹤孩子”的資料。本報記者錢衛華攝

4月25日,20歲的韓耀在云南晉寧縣晉城鎮的一條土路上失蹤,從而意外牽出了當地8名青少年的連環失蹤案,另有兩人失蹤的案情也浮出水面。這些失蹤人員中,24歲的雷玉生幸運從黑磚窯逃出。7日上午,警方出動數十名警力包圍了該磚廠。

□案情

一人失蹤牽出連環失蹤案

4月25日上午,20歲的韓耀抄近路,走了一段云南晉寧縣晉城鎮南門村大溝邊的一條土路,從此下落不明。他的家人四處尋找,意外發現就在韓耀失蹤地不足一公里范圍內,還先后失蹤了8名青少年。他們中,最大的22歲,最小的12歲。

最為蹊蹺的是,孩子們失蹤的地點并不偏僻;失蹤的時間幾乎是人來人往的上午時段。四處尋找孩子的家長們猜測,孩子很有可能被黑磚窯擄走。

失蹤人員中,雷玉生最為幸運。被擄走帶往一個黑磚窯18天之后,他趁人不備逃了出來。“一想起來,就怕得要死,在磚廠里動輒就挨打。”5月8日,雷玉生告訴記者。也是根據他的線索,7日上午,警方出動包括特警在內的數十名警力包圍了該磚廠,展開調查。截至昨天,警方成立的專案組仍在加緊調查此案,近日將召開新聞發布會公布案情。

□失蹤

韓耀取文件后消失不見

實習大學生失蹤

韓耀是昭通鎮雄人,就讀于云南工商管理學院,很快就要畢業,在昆明名基巖土工程勘探有限公司實習。事發前12天,他被派到位于晉寧縣晉城鎮的工地從事地基勘探工作。

4月25日早7點,韓耀和其他同事一起乘公司的車來到工地。上午8點半左右,韓耀應工地負責人郭乃強的要求,步行回宿舍取文件。從工地到宿舍,步行大約20分鐘。然而,直到上午10點,還不見韓耀回到工地。大家連忙打他電話,但都聯系不上。“我們找了一天半,在附近的樹林、網吧、旅館什么的都找遍了,沒有一點消息。”

有人見他走土路

當天晚上10點30分左右,韓耀的母親成女士得到消息。第二天一早,她和家人趕到事發地。她聽兒子的同事說,事發當天上午9點多,有人看到韓耀回宿舍拿了文件后,從后門抄近路回工地,南門大溝邊的那條土路是必經之路。“我們沿著這條土路方圓幾公里范圍之內,包括山坡、垃圾堆等都找遍了,但是一點痕跡都沒有找到。”

意外發現失蹤數人

4月28日,韓耀的家人補辦了一張他的電話卡,發現韓耀最后的通話記錄是4月25日上午9點01分,他們聯系到了和韓耀最后通話的同學。可這名同學說,因為信號不好,他們當時沒說幾句話,韓耀表示晚點再打給他,但之后再沒聯系過他。

韓耀家人不斷尋找他的過程之中,意外發現,就在韓耀失蹤地的附近,已先后失蹤了好幾個孩子。韓家人挨家挨戶上門求證,發現這里先后還失蹤了8人,分別是采云偉、陳濤、謝海俊、李漢雄、胡興越、郝云坤、劉熙、張聰林。除郝云坤40歲外,其他年齡最大的22歲,最小的12歲。雷玉生的失蹤地并不在這條土路附近,而是離此大約10多公里的地方。

□回應

警方已組建專案組

據了解,針對此案,昆明市公安局與晉寧縣公安局已聯合組建專案組,由昆明市公安局負責刑偵工作的副局長掛帥,對“晉城鎮8名青少年離奇失蹤”一案展開調查。專案組透露,昆明市公安局將及時向社會通報該案的最新進展。

昨天下午,記者從專案組所在的晉城派出所了解到,目前正調派多路警力加緊調查此案。同時,家長們告訴記者,警方近日先后兩次向他們調查孩子失蹤情況,希望他們能靜等調查結果。

另外,根據雷玉生的線索,7日上午,專案組出動幾十名警力包圍他曾待過的黑磚廠,找到磚廠老板進行調查。目擊者告訴記者,磚廠老板是名40歲左右的中年男子,1.70米左右,人瘦瘦的。該磚廠自雷玉生成功逃離后,又先后逃走了幾名工人。

□逃脫

雷玉生被擄18天逃離黑磚窯

當街被兩男子擄走

今年2月份,24歲的雷玉生從老家廣西博白縣一個偏遠村莊來到老鄉賴祥南在金馬鋪開設的酒曲廠打工,負責曬酒藥。

事發的4月7日下午6點30分,雷玉生出門去鎮上理發。他在街上走過一輛黃色面包車時,“突然感覺身后的衣領被人提起,雙腳離地就被拖進了車廂。”雷玉生回憶,車內坐了兩個身高1.8米以上的高個男子,其中開車的略胖一些,戴著墨鏡,年齡也稍大;而提他的男子較瘦,二三十歲的樣子。十分害怕的雷玉生悄悄打量時,發現駕駛員座位下放著一把50厘米左右長的刀。

一直到4月8日凌晨1點左右,車駛進一個大院,院子的鐵門兩邊有穿制服的人把守。隨后,他被帶進一個房間。雷玉生后來知道,這是一個黑磚廠。

工頭盯守動輒打人

黑磚廠的上工時間是晚上10點,一直到第二天中午12點才能下工。雷玉生負責往車上裝運土塊去窯內燒制,“動作稍慢或者不熟練,看管我們的工頭馬上就打。”雷玉生說,雖然他們彼此之間不允許說話,但他還是發現里面一共有31名工人,其中大部分是年輕人,20來歲的樣子。大家都沒有工資。

飲食和住宿條件很差:每天吃些白面條,或者就著菜湯吃米飯;宿舍一共有4間,1.2米寬的床上要睡兩人,每間房內一共睡8個人,但有房間沒睡滿。

溜出大院逃離磚廠

4月25日中午,雷玉生下工后趁著工頭和門口的保安休息,悄悄溜出大院。走到200米外的一家小賣部,在小賣部里,雷玉生撥通老鄉酒曲廠的電話,終于逃出離他的打工地有100多公里遠的黑磚廠。“他剛回來的時候,精神明顯不好,特別害怕的樣子。”昨天,雷玉生的老板告訴記者,雷玉生只要一說起黑磚廠的事,就“怕得要死”。

□探訪

事發地土路一點不偏僻

離奇失蹤多名青少年的事發地,是距離昆明只有40公里的晉寧縣晉城鎮南門村轄區的一條土路附近。令人驚訝的是,這里一點也不偏僻。

昨天,記者在現場看到,失蹤區域是個4條路交會的“梯形地帶”,方圓200米左右。它的前面是214省道(晉江公路),后面是新修的四車道寬的柏油路(暫未開通),左邊是一3米寬的土路,右邊是4車道的石子路。“梯形地帶”的右側是有幾十名員工的鑫云冷庫,而冷庫修建的公共廁所在小門的20米外,正好位于“梯形地帶”內。

韓耀失蹤的土路曾是南門村村民出入的道路,路的一側是片小樹林和垃圾堆,這兩年隨著新石子路修好,已成斷頭路的土路基本廢棄不用了。即使如此,由于一旁的214省道車流不斷,石子路上也不斷有運輸車行駛,再加上小樹林的中間有一處變電站,并且還住著張林輝一家人,因此這里根本就不偏僻。但就是這里,先后失蹤了多名青少年。其中,僅南門村就失蹤了陳濤、謝海俊和李漢雄3個孩子;鑫云冷庫失蹤了采云偉、胡興越、劉熙共3名員工,他們均是在走出冷庫后就消失不見的。

一直堅持找孩子的家長們告訴記者,尋找過程中,有人稱曾看見一輛銀灰色的面包車停在“梯形地帶”的廁所旁,伺機將途經的落單青少年強行架上車。不過,目前他們未找到目擊了此過程的人。家長們除了猜測孩子被拐到黑磚窯,也懷疑被人體器官販子和傳銷者帶走。不過,考慮到這片區域未聽說過傳銷的事,而且傳銷的話孩子一般都會打回電話要錢,所以又覺得和傳銷關系不大。“我們現在就希望孩子還好好的,哪怕是來跟我們要錢,我們也愿意把孩子換回來。”家長們紛紛說。

□失蹤人員

◇采云偉2012年2月17日失蹤

◇張聰林5個月前的一天失蹤

◇劉熙今年春節前失蹤

◇胡興越2011年8月7日失蹤

◇謝海俊2011年1月27日失蹤

◇陳濤2011年9月30日失蹤

◇李漢雄2007年5月1日失蹤

◇郝云坤4月3日下午6點左右失蹤今年40歲,有輕微的智障

◇雷玉生4月7日下午6點30分失蹤

◇韓耀4月25日上午失蹤

除雷玉生和郝云坤的失蹤地在馬金鋪附近外,其他8人的失蹤地點,都是在晉城鎮南門村大溝邊的一條土路。

來源:互聯網    
ad09
ad10
ad08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上海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