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1
當前位置: 東南熱線 -> 產業

五星級酒店衛生問題曝光者:我的勇氣已所剩無幾

欄目:產業    發布時間:2018-11-19 07:24

五星級酒店衛生問題曝光者“花總”:

我的勇氣已所剩無幾

近日,微博用戶“花總丟了金箍棒”揭露了十余家五星級酒店的衛生問題,短短11分49秒的視頻,卻引發了公眾極大的關注。昨日,一貫保持神秘身份的“花總”在廈門接受廣州日報記者的采訪,詳述視頻曝光初衷和當前事態進展。

“花總”自稱過氣網紅,對于個人的多樣人生他并不愿多提。但其實關注過他的人應該記得,過去6年,他曾在網絡上掀起諸多熱點事件。

也正是這6年,他被迫居無定所,常常以酒店為家。他自述在此期間入住了147間五星級酒店及精品設計酒店,超過了2000個晚上,“我可能是住中國酒店住得最多的人”。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謝綺珊

圖/受訪人提供

曝光初衷

無意中撞見保潔人員違規擦杯子

廣州日報:偷拍的想法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

“花總”:萌生偷拍的想法是因為去年我入住江蘇一家星級酒店,中午回房間時無意中撞見保潔大姐在做衛生。當時她沒在門上掛保潔牌,我直接就進去了,結果正好看到她拿著(用過的)臟毛巾擦杯子,場面一度非常尷尬。從那時候開始我心里就有點疑慮,6年來,我以酒店為家,住店頻率比絕大多數人都高,有必要了解使用的杯子干不干凈。我也很想知道,這是個別事件還是普遍的現象。事實上,此前和此后,我都習慣地使用酒店的杯子,原本我以為五星級酒店會做得比其他酒店要好,但事實卻讓人大跌眼鏡。

廣州日報:撞見酒店保潔人員用臟毛巾擦杯子的當時,你的第一想法是什么?

“花總”:我覺得很意外,我頻繁住酒店,自以為是比較懂酒店的。星級酒店有嚴格的保潔操作規定,我原本一直以為他們就是這么執行的。

廣州日報:上傳這段視頻的初衷是什么?

“花總”:就是告訴大家這件事情,沒有多余的想法。過去6年,我基本上住在酒店,以各地酒店為家,我并非酒店試睡員,也并非出差,這就是我的生活。這件事發生以后,我也不需要酒店方給我道歉,那沒有多大意義。對于酒店來說,這件事情可能只意味著一次公關危機,但我希望他們能夠真正了解到其衛生保潔上有哪些漏洞,從而加以改進。

偷拍過程

用“鬧鐘”攝像頭拍了30多段素材

廣州日報:這段只有十幾分鐘的視頻,實際上拍了多少素材?

“花總”:這段視頻是我自己拍的,本來去年用一臺設備拍了一兩個星期,但清晰度不夠,后來放棄了。直到今年買了一個長得像鬧鐘的攝像頭,拍攝效果還可以。所以我并不是在酒店裝針孔攝像頭,只是把這個“鬧鐘”擺在合適的位置。這段視頻基本是近幾個月拍的,每段錄像15分鐘,畫質還能用的大概30來段,基本上都拍到違規操作的畫面,違規的形式很多,不一而足,共計七八個小時的素材。要拍到保潔環節,至少得在五星級酒店住兩晚以上。

廣州日報:預想到會有這么大反響嗎?

廣州日報:我國對于星級酒店的保潔環節是否有明確規范?

“花總”:國家頒布過《旅業客房杯具洗消操作規程》,各集團也都有客房清潔程序與衛生標準,所以其實是有法可依的。拍到視頻后我沒有跟任何一家酒店進行過交涉,一是擔心有敲詐勒索之嫌,另外這是一個普遍的現象,跟單一酒店去理論是沒有意義的。

事態進展

沒有人喜歡一個麻煩制造者

廣州日報:為什么你要花6年的時間住五星級酒店?

“花總”:6年前我就開始習慣住酒店。所以,成為“網紅”之后我付出了自由和金錢的代價。我是吃過虧的人,像喪家之犬一樣不停變換酒店居住,那種感覺很不好。

廣州日報:微博中你提到自己開始被起底,而且很多信息還是錯的,那么真實的你是什么樣子?

“花總”:很早以前我一度是一家金融軟件公司的創始人,現在,我就是一個不溫不火的過氣“網紅”,無所事事,到處走走,到處看看,偶爾捅個馬蜂窩。現在我又捅了一個馬蜂窩,不知道怎么收場,只有手足無措。沒有人會喜歡一個麻煩制造者。

廣州日報:多重身份之下,你如何定位自己?

“花總”:我因“鑒表”等事件紅過很多次,對于“紅”已經完全無感,我不靠“紅”吃飯。對于我個人來說,這件事情已經影響我的正常生活,并不值得。而且,曝光以后可能并沒有什么效果,這個行業到底會不會改正自己,我也不得而知。

現在該事件是焦點,大家都在關注,但是等熱度消退以后,最終只有我一個人要去面對事件造成的后果。公眾的叫好聲,于我而言只是一種幻覺。

廣州日報:是否后悔公開視頻?考慮過刪除視頻以減少影響嗎?

“花總”:現在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無奈。我希望這件事情能夠圓滿解決,自己也能夠“軟著陸”,我不想再站在風口浪尖上。這種萬眾矚目是要付出代價的,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氣去面對。我的勇氣已經所剩無幾,經過這次折騰,差不多也消磨完了。我已年屆40歲,以后我應該不會再做類似事情,感覺沒有余力了。

但我不會刪除視頻,視頻已經公開并廣為傳播。我希望經過曝光之后,這個行業能夠有所改觀,真正解決問題本身,而不是解決我。目前,有些酒店已經采取了相應的措施,比如讓保潔人員帶著記錄儀上崗。這也證明,問題不是不能解決的,而是取決于對方想不想解決。

曝光視頻中,服務員使用用過的方巾擦杯子。

來源:互聯網    
ad09
ad10
ad08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上海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