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1
當前位置: 東南熱線 -> 產業

世界商谷停擺:一個800億商貿物流園的典型困局

欄目:產業    發布時間:2018-07-30 15:42
世界商谷停擺:一個800億商貿物流園的典型困局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報 記者 張雅楠 田國寶 7月25日,雨水沖刷后的京津冀格外艷麗,從京平高速薛家莊出口出來便是河北省三河市境內,沿著七大路向南6公里,一個現代化建筑群佇立在田野中,十多米寬的大門頂端寫著“世界商谷”四個紅色大字。

從大門進入,道路南側已經建成的歐洲商品交易中心及路北側的工地內空無一人,只有四座塔吊守護著這些生銹的鋼筋和褪色的混凝土框架,一米多高的雜草和褪色的展板都顯示著該項目停工已久。

世界商谷全稱為“世界商谷中國(燕郊)物流城(以下簡稱“中國(燕郊)物流城”)”,按照原計劃,項目占地10平方公里,總投資達800億元。該項目于2012年9月開工,至2017年2月份停工時,一期起步區的一號館已經建成,三號館也已施工8個月。

對于項目停工的具體情況及原因,開發商——勝記倉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勝記倉物流”)總裁譚喜建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訪,項目股東之一的天洋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洋控股”)在截稿前未給予答復。

據三河市政府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透露,該項目的規劃遠遠超出企業能力范圍,“想法是好的,但不接地氣,企業要有多少錢,才能支撐起這么大的規劃?”

按照勝記倉物流的最初規劃,中國(燕郊)物流城只是個開始,未來將以該項目為中心,在20多個國家和地區構建起一個橫跨五大洲的全球商貿物流體系。

對于項目是否會復工及下一步計劃,上述三河市政府人士表示,復工可能性較小,目前只能等待機會,“其他問題可以慢慢解決,如果模式出了問題,我個人認為基本是個死扣,解不了。”

項目停擺

中國(燕郊)物流城位于三河市齊心莊鎮,距離北京市平谷界約6公里,距離燕郊約13公里。項目開發商——勝記倉物流的股東共有三個:北京天瀛投資有限公司持股49%,該公司為天洋控股全資擁有;深圳市泰誠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和勝記倉(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勝記倉集團”)合計持股51%,而這兩家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均為勝記倉集團董事局主席郭泰誠。

根據規劃,項目總占地10平方公里,其中一期項目規劃占地面積為1平方公里,總建筑面積220萬平方米。主要建設內容為國際商品貿易中心、采購中心、全球電商銷售中心、歐洲商品貿易中心及辦公、公寓等配套。

從大門進入項目,道路南側是已經完工的一號館,兩棟八九層高的寫字樓及商業群樓組成的龐大建筑群在圍欄中,四周雜草叢生,大門緊閉,里面空無一人。

一號館是一期工程首批啟動的項目,用地69.6畝,總建筑面積12萬平方米,總投資5.17億元。開發商宣傳資料顯示,一號館建成后,可實現年利稅1億元。不過,已建成的一號館至今沒有投入使用。

一號館東側不遠處是臨時辦公區,勝記倉物流有限公司及三河市新興產業園區管委會辦公地分列于兩側,臨時辦公區是未來五號館的規劃用地。

除了已經建成的一號館和處于停工狀態的三號館外,一期項目起步區還包括了尚在規劃中的二號館、四號館、五號館、六號館及十號館。

按照最初的計劃,一期項目建成后可以為當地帶來1.5萬個就業崗位,年貢獻利稅達到18億元;中國(燕郊)物流城項目全部建成后,將為當地帶來15萬個就業崗位,300億元年利稅。2017年三河市的財政收入為104.5億元。

停工背后

進入三號館工地現場,建筑方辦公房大門緊鎖,門上封條的日期為2017年2月27日,如果從這一天算起,這個號稱投資800億元的項目停工已近一年半。該項目整體由中建二局承建。

隨著2015年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出臺,2016年5月,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通州副中心與廊坊北三縣實現“產業、用地、規劃三統一”,當年9月份,北京市和河北省就“三統一”達成初步共識。

上述三河市政府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中國(燕郊)物流城項目總體規劃通過了審批,但項目“詳規”還未拿到批文,“新規定出來后,詳規需要北京(審)批,我們這邊沒有權限,所以即便想動工也動不了。”

另外,據該人士透露,由于經營理念等方面的分歧,天洋控股與勝記倉集團兩家股東之間出現矛盾,勝記倉集團傾向于經營,而天洋控股方面希望以銷售為主。

目前兩家股東依然沒有就分歧達成一致意見,“這么大的資金投入,一直停下去,肯定有撐不住的,要么最后兩敗俱傷。”上述三河市政府人士透露,股東之間的分歧也是項目停擺的原因之一。

據經濟觀察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從2013年到2016年,勝記倉物流累計通過招拍掛獲取了13幅土地,合計451.94畝,累計耗資1.466億元,另外一號館投入為5.17億元,處于停工狀態的三號館預計投資在5億元左右。

模式掣肘

項目商業模式的難以為繼,是中國(燕郊)物流城項目停擺的另一重要原因。這個宏偉的商業模式,最終在實踐過程中被驗證,單憑開發商一己之力難以實現。

自2012年項目開工以來,中國(燕郊)物流城項目連續三年被河北省政府列為重點項目。

2015年,勝記倉物流董事長信寶河在向三河市主要官員匯報工作時曾表示,國家發改委計劃為該項目提供1.3億元扶持基金。

此外,根據勝記倉物流的公開資料,在中國(燕郊)物流城項目歷次規劃、項目可信性等相關評審會上,國家發改委、商務部、海關總署等多個部委均參與其中。

上述三河市政府人士透露,三河市新興產業園區管委會是專門為該項目成立,便于在項目開發、建設過程中對接三河市政府的相關職能部門。其也證實,目前三河市新興產業園區只有中國(燕郊)物流城這一個項目。

項目受到自上而下的幫扶,最終卻陷入停擺的困局,在上述三河市政府人士看來,最重要的原因,是在項目落地過程中逐步發現,現實困難遠超最初預想。

例如一期項目起步區主要為歐洲商貿中心,“要批發希臘食品,前期需要在希臘集中采購,然后再運過來,這就需要在希臘建立集中采購平臺。要批發美國的食品,還要到美國建倉,全球這么多國家和地區,一個企業要有大財力才能完成?”上述三河市政府人士表示。

即便勝記倉物流有相應的財力支持,但國際貿易牽涉方面甚廣,“比如現在中美貿易戰,美國產品進來會不會受到影響?再比如,進口過來的產品會不會對國內相應產業形成沖擊?這些東西都不是一個企業能夠決定的。”上述三河市政府人士表示。

另外,拋開運輸成本、運輸周期等因素,各國對食品行業不同的檢疫和準入標準也是一個較為重要的因素。

“建立全球商貿物流體系,這是一個國家才能干成的事,一個企業很難做成。”上述三河市政府人士說道。

對于如何扭轉局面,各方目前為止并沒有一個明確計劃。“現在企業不急,即便干不成,土地也升值了,最后套現也不賠錢。”上述三河市政府人士表示,由于土地已經完成出讓,目前政府并不能完全介入解決,“原來政府確實很著急,現在不急了,著急也解決不了問題。”

七年始末

現年58歲的勝記倉集團掌門人郭泰誠出身于廣東揭陽,早在上世紀70年代開始在香港從事物流行業,國內改革開放后,其物流業務逐步擴展到深圳等大陸地區。其與河北省的接觸最早可追溯到2010年。

2010年11月1日,河北省政府接待加拿大外商訪華團,郭泰誠是訪華團成員之一,初步與河北省政府達成投資承諾。2011年5月份,在廊坊國際經貿洽談會上,雙方正式簽署投資框架協議。

為了配合項目開發和落地,2011年3月,三河市專門成立新興產業園區,并設立管委會為項目服務。同年,勝記倉物流有限公司在三河市正式成立。

2012年9月25日,世界商谷中國(燕郊)物流城項目正式奠基動工。

2013年5月份,勝記倉物流與三河市政府就中國(燕郊)物流城項目舉辦項目簽約儀式;同年7月份項目發展規劃課題終審通過;同年9月份,商務部外貿局質量服務平臺信用中心等三家單位在中國(燕郊)物流城掛牌。

最初,該項目由勝記倉集團獨家開發,自2013年下半年起,項目陸續開始獲取土地。但由于勝記倉集團本身缺乏開發房地產開發經驗,項目進行得并不順利。2014年3月份,天洋控股作為合作伙伴參與項目,持有49%股份。

按照勝記倉集團的最初設想,根據國家“一帶一路”政策,勝記倉集團試圖構建起一個以世界商谷中國(燕郊)物流城為母倉、跨越五大洲的全球商貿物流體系,涉及世界20多個國家和地區。

在母倉——中國(燕郊)物流城建成后,勝記倉集團計劃在全國各地建立商貿物流分倉,比如在貴州建立西南商谷,在河北建立華北商谷等。同時在上游建立商貿集中采購平臺,比如在希臘建立中東歐商谷,在澳大利亞建立澳洲商谷等。

來源:互聯網    
ad09
ad10
ad08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上海十一选五